媽媽需要找到自我價值,才能自我肯定

「那時的我真的很疲累!新手媽媽,手忙腳亂!可是我想,我一定要出去!……我常常會在低潮、低落時比較難快樂起來,或是空空的感覺。」她若有所思地說。

全職2寶媽怎麼變得從容優雅地育兒?
隔了將近一年時間才見到的純魚,有那麼點不一樣。

看她準備早點給兩個小寶貝,一下子姊姊跟媽媽說著什麼,下一秒妹妹吵著要媽媽幫她拿什麼,同時間還回應我一句又一句的問候。正在進行「多工腦」的純魚,沒有不耐、煩躁,有的是游刃有餘的徐徐不急。

對照自己八年前一打二的日常,我知道,這是經歷幾次抓狂爆炸、內疚修正後,慢慢形成的步調及難得的優雅。

我和純魚第一次見面,是在2017年她參加我們策畫的年度論壇:我的主婦人生講座。

當時她還沒生老二,胸前揹著不到一歲的老大,先生騎機車載她過來。她隨手梳理頭髮,匆忙慌亂的神態,不時滿足懷中寶寶喝奶的需求。
當時很欣賞她,在孩子還小的時候,還沒學會開車前,就克服各種不便,帶著孩子參加她自己想聽的演講。這並不是每個媽媽都能做到的。

她曾經也是其中一個「金智英」
跟她回憶起那時的場景。

「那時的我真的很疲累!新手媽媽,手忙腳亂!可是我想,我一定要出去!」她笑笑說。

「你是不是覺得,帶孩子雖然很忙碌,但心裡是空的?」我已經不經意地投入那段我也曾經歷的時空,有感而發。

「嗯!我常常會在低潮、低落時比較難快樂起來,或是空空的感覺。」她若有所思地說。

這時聯想到電影「82年的金智英」裡的一段話,大意上是這樣:在我的生活裡,我的先生很支持我,我的孩子很可愛,基本上都算順遂,雖然覺得很幸福,但是前面就是有一道牆過不去。

「是啊!在其他人眼裡,妳的先生很好啊! 妳的小孩也算乖啊!妳有什麼不滿意?!所以這種感覺怎麼講得出來?!」她停頓一會兒。

「有時候是一種寂寞吧?!沒有人真的能夠完全懂我的感受。每天埋在孩子的世界裡,常常忙了一整天,說不上自己今天到底完成什麼。看不太到成就感!」她說出周遭不少全職媽媽朋友的心情,也回應那部電影帶給她的共鳴。

「這一道牆的那端有著什麼,讓妳很想跨越過去?」我接續問。

「我覺得是『自由』。我好想要認真地看一本書、認真地刷廁所……,但是照顧孩子時沒有辦法,很難有完整的時間、自己的時間,很不自由。已經無法像單身的時候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有孩子之後,這段路變得遙遠……。」

還沒說完,在一旁的妹妹說:「媽媽我要上廁所、媽媽她打我……。」

處理完孩子的需求,我們終於可以繼續談話。

「永遠就像這樣,一下子被打斷。『夠了!』我也曾經因為這樣爆發過。」純魚笑著說完這番話,只是她眼底隱約藏著那股夾雜憤怒又內疚,渴望又無奈的矛盾,很難不注意到!

其實,光是我們訪談聊天的過程中,孩子不時需要媽媽注意,中斷次數已經數不清。能夠一下回應孩子的需求,下一秒回到訪談的當下,無縫接軌,情緒完全不受影響。這種即時的專注力,應該是部分修練成佛的媽媽,她們的獨門功夫吧!

找到從寂寞低潮的育兒生活裡解救自己的方法

「這也是我為什麼參加培訓,成為揹巾輔導員的原因。」

揹巾讓純魚的育兒生活變得容易許多,可以帶著孩子說走就走,可以不被打斷地做著家務,同時又能滿足孩子的安全感。孩子的安全感被滿足後,育兒的困難度也相對減少,就連「自由」也不再那麼奢侈難得。她說,如果也可以幫助其他媽媽找到適合的揹巾,減少育兒生活的困擾,對她而言是很有意義的一件事。

我們很需要找到自我價值,才能自我肯定。而這份價值若是仰賴他人的認同,就好像強求的愛,永遠得不到。

也不是只有當媽媽後才特別需要自我價值,只是透過媽媽的角色扮演,正好深刻地感受到自我價值是如何讓我們更堅定地踩著每個步伐而沒有遺憾,也更讓我們可以秉持這個信念,養育我們的孩子、對待我們的伴侶、尊重我們的家人。

【訪談人物】

劉純魚,有2個學齡前孩子的全職媽媽,也是揹巾輔導員。因為透過揹巾育兒讓她感受到有品質的育兒生活,因此希望讓更多媽媽知道揹巾育兒的好處,學習正確使用揹巾,避免嬰兒因揹巾而影響骨骼發展、照顧者使用揹巾可能的傷害;透過不同的照顧需求,選擇合適揹巾,增加親與子使用揹巾時的舒適度、親密度。今年晉升為3寶媽,持續使用揹巾育兒。

Scroll to top